您好!欢迎您光临我曾是一棵白杨(月末儿)_碧海云天! 聊天室 I 论坛 I 免费电影 I

会员注册

I

本站搜索

I

收藏本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>>>网友佳作>>>我曾是一棵白杨(月末儿)
我曾是一棵白杨(月末儿)
发表日期:2005/8/24 17:00:00 出处:诗梦论坛(原创) 作者:未知 发布人:ymnxy 已被访问 404


 

我曾是一棵白杨

——月末儿

我曾经是一棵白杨。

我有粗壮的树干,我背负着我的枝桠们,张扬在西北的高原。
风沙侵袭,烈日曝晒。我用生命的绿和一双双班驳的眼睛,在身上镌刻出不屈的灵魂。

我十岁那年,那是一个春天刚刚到的季节,我温暖在春风里,正舒展着我久已紧缩着的眉头。我睁眼,看到在不远处的天空里,有一只鸟儿,正在对我深情地吟唱。我害羞,垂头,窃窃地笑。这是春天哦。

我正欲与鸟儿还礼,却发现,原来,还有另一只鸟儿,它们围着我,相爱如双蝶。它们说着它们的鸟语,唧唧喳喳声中,我听到了花开的声音。

第二天醒来,我觉得头上痒痒的。我透过春日的阳光,在阳光给我偷拍的相片里,我看到了那对鸟儿。原来,它们在我的枝桠里,筑了它们相爱的小巢。又过了几日吧,它们迎来了它们的宝宝,在风沙退后的宁静里,我经常能看到它们在我身边阳光下的温情。

北方的风沙,刮得厉害。我跟我的兄弟姐妹们,一天天地长高,变粗,根基逐渐扎入黄土中,越来越稳固。在风沙一次次的叫嚣与冲撞中,我们并肩,用坚定地挺立,来验证着我们自己的成长。到后来,对风沙的来或去,我们都只需轻轻地挥动手臂。

我们身后的地方,有麦田,有房屋,还有着一群善良的人们。我跟我的兄弟姐妹习惯了称他们为主人。虽然听不懂他们的语言,但在他们看我们的眼光里,我们找到了那种叫信赖的东西。

我开心,真的,一棵树的挺立,就应该有它挺立的价值。

可是有一天,远处开来了几辆小轿车,从车上下来几个跟麦田里的主人不一样的人。其中一个一直在比划,另外几个也没闲着,他们不断地点头,就跟麦田外啄米粒的鸡崽儿。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,我也不想知道,我只是舒心地过着我的日子。因为,主人的笑就是我努力的全部。

又过了几天,来了一群人。手里拿着锯跟斧头。不知道怎么了,我有点儿慌,我一下子想起了我倒下的娘。这些东西,真的能要了我们的命啊!

我制止了我那群可怜的兄弟姐妹,他们还在不停地喧闹。可我的紧张并不能改变什么,那群人还是朝我们走来了。我知道我们完了。我当时真是太紧张了,我都忘记了通知在我身上栖息的鸟儿们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醒来了,发现自己躺在一家热闹宾馆的桌子上。我记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。只是,我知道,我现在的通体透白,是经过一种药水浸泡过结果。

我看到了一群人,腰带全在肚脐眼下,他们挺着胖胖地肚子,他们互相握手,然后举杯,他们说了句"cheer",然后就倒光了杯子里的东西。不好,他们把我拿起来了,伸向盘中那条没闭上眼睛的鱼。我没有眼睛,可我有一棵木头的心啊,我想起了高原上的浑浊的天空,想起了高原上的尘灰的麦田,想起了那些直不起腰板的主人。我仿佛看到,他们的眸子,正闪烁着晶莹的泪花。

那个胖子腰上有光在闪,叽喳声中,我仿佛听到了曾在我身上栖息的鸟儿。没有了我,它们还会有家吗?我心里酸酸的,我的身上,有晶莹的液体在淌。。。

我听到一个男人粗鲁的声音:
TMD,这筷子怎么还流泪了?

我很努力地想跟他们说:“那其实不是我的眼泪,我的生命中没有红色,那些,只是从我心中滴落的血。。。

可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我只有从我的木头心里,滴落着我无色却温着的血。。。

 

 

 

 

双击自动滚屏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
上篇文章:蓝色幽灵(林烨)

下篇文章:有一种感觉叫荒凉(姜小米)

 相关评论:

没有相关评论

 发表评论:

身份选择:会员 游客(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)
用 户 名: 密 码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500)

碧海云天(二站)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进入管理 | 关于站长 | 本站搜索

联系电话:QQ 312763060 联系人:碧海云天

琼icp备0900516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