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!欢迎您光临茧(舒影)_碧海云天! 聊天室 I 论坛 I 免费电影 I

会员注册

I

本站搜索

I

收藏本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>>>形象人生>>>网友小说>>>茧(舒影)
茧(舒影)
发表日期:2006/2/8 10:20:00 出处:原创 作者:未知 发布人:ahshuying 已被访问 479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       作者  

(小说)

 

他正在做一篇小说。

那神情,真可谓世人所言:身境两忘,已入“最佳竞技状态”。写着,写着,泪水儿伴和着墨水一起在流淌。这是怎么了,自己编织的庄严假话,竟使自己失去了理智?

此刻,他的一只手支撑着前额,握笔的那只手,久久停留在“方格”的上空。那张凝笔神思的脸庞,低低的,沉沉的,宛如悬挂在西天的一钩残月。他不想再在那个是非之地着笔,竭力在为他的历经坎坷的主人公,觅得一方安定的绿洲。

啊!血涌脑门,也许太艰难了……

“嘭”!冷不丁门被人蓦地推开。

“爸爸,快来看,我的蚕儿做茧了呢!”女儿冰冰,激动不已地把养蚕的小纸盒拱上了他的案头。

“唔,唔唔……”

“你没看,你没看!”冰冰踮起足尖,两只小手拽住他的左肘,使劲摇着。

“哦,哦,哦”,他终于发现了她。趁着右手尚未被缚,力图挣扎着在文章的结尾打个句号再说,可入“格”的竟是一个歪歪斜斜的无尾的问号。他哭笑不得,摇摇头,搁下笔。侧身试了试镜片后的眼圈,这才转向女儿露出了一张笑脸:

“什么呀,冰冰?”

“……”冰冰明显地泄了气。双手交叠地托着下巴,一动不动地伏在桌沿上,只用撅起的小嘴,朝烟缸边的小方盒里努了努。

“哦,这倒是一幅挺生动的画面!”

他情不自禁地用手探向方盒,冰冰急忙拉住他的手:“只准看,不准动。你不见,它们正忙着哩……”

果然,盒内的蚕虫们都在静静地忙着结茧,且大多已结好,变成了又白又亮的小鸟蛋。余下的也都觅到了理想的角度——攀在四角默默地吐着丝。丝在渐渐增厚,蚕在悄悄隐去。唯卧在碎桑叶上的那只,似乎吐得极慢,极艰准。透过那层刚刚织上的薄薄的网,仍可窥见其裸露的身影在网内微微扭动……他望着这只蚕似有所悟,不由得把目光重又移进了“方格”,面对他的主人公陷入了深思:他算什么牺牲?比起它浅薄得多了!无怪乎女儿要为他打上这个不成形的问号。

“爸爸,你说我这蚕儿美吗?”

“当然,当然,”他兴奋地说着:“快送去让哥哥看看。”

“妈说哥要中考了,谁也不准打扰他。”

“对对,去让姐姐看看。”

“咦?不是你让她上街替奶奶买药去了吗?你忘了?……”

“妈在洗衣,不理我……”冰冰嘟噜着,一只手重又懒懒地勾住了他的肘。

他骤然一笑,停下笔:“那好,爸代表他们全看到了,冰冰的蚕儿真美,做了这么好的茧,玩儿去吧,呵,乖。”他倾头亲了她一下。他想她会离去的。谁知她竟生出了更繁杂的枝节,眨眨小眼睛仰面问道:

“爸,你说这蚕儿为啥要做茧?为啥要把自己网在里边呀?它不难受吗?”

“这……”他蓦地打了个寒噤,手中的笔儿也跟着抖索起来。

“冰冰——”局促之际,楼上洗涤间里传来了妻的呼唤声,“你在扯什么呀,都不要吃饭啦!还不快去看看煤气灶,饭烧上天了吧!”

哦,哦,“意在沛公”。且是“民以食为天”的大事,他不敢再沉醉于他的“状态”了,赶忙起身离座,急匆匆跨上了楼。

洗涤间里,妻子俯着身,在忙碌着清除全家人的“积垢”。盆内的“小山”跟她的头一般高。盆外的地砖上,尚有更高的一堆在恭候。他望见她时,她的袖管高挽,倾着头,双手正紧紧抓住他的那件已经由蓝变白的上衣前襟,按在曲线优美的搓衣板上有节奏地来回搓动。溅起的水花和泡沫,早已将她胸前的白围裙湿透。见他来了,未抬眼,亦未住手,散落在额前的茂密的青丝,如一道乌黑的瀑布垂掩住一张汗涔涔的脸庞……

他踩着零乱的脚步,挨着妻的盆沿走过。 忍不住,停步路间,回首瞥了瞥  ,他意欲提醒她:他的那件可怜的“的确衫”的确不能再……可一窥见那满盆五光十色的泡泡仍在一个劲地上涨,上涨,猛然想起了饭锅!他慌了,三脚并成两步钻进了厨房。

妻没说错。煤气灶上的饭锅早已烧开。不是上天,而是下地。愤怒的气流,已将钢精锅盖掀落在地。他搓搓手,哈哈气,慌忙先用四个指头救起饭锅,然后蹑着手脚回身从地间拾起盖。拧开水龙头极微的流量,淋去上面的沾尘。他略略目测了下这盖与锅的距离,少说有一米开外。他想最好的缓冲是关掉煤气罐。

“阿门……”他终于能如释重负地从心胸深处舒出一口长气。取下眼镜,手握绢头在拭擦镜片上的水珠。无光的眼,仍眈眈盯住那只蒸气越来越小的锅。顷刻,锅上的一缕缕雾汽幻化成了他的“状态”中的线。线在缭绕,线在升腾,升腾中恍如看见他的主人公在向他飘来……。

“怎么,是你?浪浪……”他差点失声叫出。

没等他开口,已快和他一般高的儿子浪浪,早把手中的作文本稳稳当当地递给了他。

“爸爸,妈让您看看我的作文,可写偏了题?”浪浪说。

“哦,哦,什么题?”他伸手接过,边翻边问:“……啊?!《无题》……”

“生活本身并没有题目,旨在不同的解释而已。”

“鹦鹉学舌!听谁说的?”

“每听谁说。我想。”儿子比老子更显得泰然。

他悻悻然无语。随手合上了本本,楞住对方鼻架上那副不方不圆的眼镜,呐呐自语:“真怪?这种年纪,何也戴上这种鬼东西……”

饭后。他好不容易才从喧嚣的席间退出,象从万马营中厮拚出来般地疲惫不堪。没忘为老母榻前奉去一碗汤药。然后,然后当然是小小天地,洋溢文章。因为主人公的前程已定,一切苦痛终成为过去,新生活的起跑线上,正等着他在下一章里展翅……他不能自制地再次醉入“状态”之中,连冰冰两次捧着方盒走近身边都全然不知。她接上先前那没完没了的追诘声,也仿佛很远很远。

“爸爸,你没说呀,蚕儿为啥非得要做茧子呢?”

“哎。为了多吐丝,给人多做衣呗。”这回他镇定异常,思绪极畅,边写边应着。

“那,空肚不吃,它不饿吗?我们都吃过饭了哩……”

“唔哟——你这个唠叨蛋!”

妻来解围了。她撩起围裙拭试手,将女儿从他身边拽了出去。冰冰仍在挣扎,妻咬着嘴唇伸手摁了下她的额角,笑着说:“好了好了,别老缠住你爸,这有什么稀奇的?蚕作茧,缚自身,自作自受,怨不得旁人。”

听完妈的话,冰冰一声不响地歪着小脑袋,微蹙着眉,象在咀嚼着一块口香糖里的橡皮渣。“嚼”着,“嚼”着,小眼里忽然蹦出一丝火花,只见她冲着她嚷道:“妈,我想起来了,过不几天,蚕儿就要咬破茧子,生出翅膀,飞出来的哩!”

“飞……”

神奇的巧合。他的笔也正好同时落在这个字上?!“呵,飞吧!生活里可以有各种各样的茧,但更有能展翅冲破它的蛾!” 他几乎是拍案叫绝地抛开笔!也抛开了这笔下的一切无病呻吟,张开双臂,席地搂起了女儿,在她的脸上,忘情的猛亲。激动的泪水,一滴一滴地落在冰冰的小脸上,落在小方盒里又白又亮的“鸟蛋”上。

“爸爸哭了!爸爸笑了!……”

冰冰从他的怀抱里扭过头,望着妈妈快活得直叫唤。

“神经病!”

妻没好气地转身姗姗离去。

 

2006年1月13日修订)

 

双击自动滚屏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
上篇文章:年之随想

下篇文章:当你走进我的梦乡

 相关评论:

没有相关评论

 发表评论:

身份选择:会员 游客(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)
用 户 名: 密 码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500)

碧海云天(二站)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进入管理 | 关于站长 | 本站搜索

联系电话:QQ 312763060 联系人:碧海云天

琼icp备09005167